袁文康:参演《1921》告慰李汉俊,您的理想实现了

本文摘要:   袁文康:参演《1921》告慰李汉俊,您的理想实现了丨角色   由黄建新监制兼导演、郑大圣联合导演的电影《1921》正在热映,正如黄建新所说,“我们对国家的理想、希望跟当时他们的理想是吻合的,这就叫击穿。”……

  袁文康:参演《1921》告慰李汉俊,您的理想实现了丨角色

  由黄建新监制兼导演、郑大圣联合导演的电影《1921》正在热映,正如黄建新所说,“我们对国家的理想、希望跟当时他们的理想是吻合的,这就叫击穿。”对此,在片中饰演中国共产党一大代表李汉俊的袁文康也深有体会,在上映后,他在社交平台写了一段话:“与李汉俊先生‘接触’的百天里,让我再次了解了当初早期共产党人的伟大,这次的疫情也让我真切感受到当代共产党员与百年前的共产党员一样有着义无反顾的精神,我很幸运和他们选择了一样的道路。”

  出演历史人物,对袁文康来说是一件很有压力的事情,这个人物真实存在,如何还原非常重要,也需要花很多时间去了解、接近这个角色。他说对伟人的扮演更多的是对内心戏的寻找,要将这个角色进行还原,是集体创作的一项工程。在袁文康看来,参演《1921》就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事情,他卯足了劲把角色做到最好,对这次经历格外珍惜,对这段经历也感触良多。被问到最想对李汉俊先生说什么?他说:“您的理想实现了,我作为一个见证者,我很骄傲、很荣幸。”

  为体现角色气质,大量观察文字工作者

  黄建新在《1921》选角期间已经看了很多演员,希望找一个在气质、形象方面与李汉俊特别接近的演员,他得知袁文康是上海人,且也具有知识分子的儒雅气质,感觉很对。袁文康记得当时黄建新来邀约他去上海见个面,说是正在筹备《1921》这部电影,他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我和黄导不是第一次合作了,之前参与《建军大业》时就有接触,面对这样一部庆祝建党百年的重要作品,能参与自然是我的荣幸,是一生大概只有一次的机会。”导演郑大圣也记得,自己走进李汉俊的照片前总忍不住不断感叹,“袁文康和汉俊先生真的很像。”

  塑造李汉俊,成为那段时间袁文康最看重的事,他开始从戏里戏外寻找诠释这个角色的方法,文献、照片、文字都成为拍摄期间每天都在琢磨的东西:“作为演员来说,这样一个历史人物在你面前,要接近他、复刻他只能从内部找,因此,你周围有的一切资料都成为参照物,从每一个能够找到的资料里去研究他的举止言行、说话的节奏、待人接物的方式。”袁文康想,1921年的知识分子,处在社会动荡、民不聊生的特殊时刻,内心一定是对信仰坚定非凡:“从文献就可以了解到,李汉俊先生那个时期是非常儒雅的,展现出的是新一代青年的文明姿态,他们对信仰有自己的坚持方式。筹备期间我阅读了大量他写的文章,他经常写稿到深夜,(阅读)这些文章花费了我们大量的时间,也就是说他是相当高产的,于是我就大量观察周围的文字工作者,从他们身上的工作作风去找这种文人的感觉,包括书写的内容、说话的语速,都是有迹可循的。”

  学三门外语练成法语巴黎口音

  历史上李汉俊患有肺痨(一般指肺结核),袁文康就随身携带一个小盒子,装上甘草片缓解咳嗽,做体力活时他容易气喘,于是拿不了太重的东西,搬家时他也只能稍稍搭把手,袁文康用这些细节来还原角色。体态上,作为常年伏案写作的人,李汉俊在放松时会比较容易驼背,但在拍照时、与人会面时又是纤细挺拔的,像钟表里的秒针,为了接近李汉俊清瘦的身形,袁文康在正式饰演之前减重7公斤,努力在外表上更接近人物。考虑到当时李汉俊办公出入的是联排的洋房,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在上海拍摄期间,袁文康也就步行、骑自行车,尽量在自己的生活中去还原李汉俊那个时期的生活状态。经过准备、饰演、上映的过程,袁文康说从《1921》这部电影上获得的收获是前所未有的:“作为一个演员,演绎这个人,你是可以从他身上获得力量与精神的,似乎他会在你身体里慢慢开花结果,不停地影响你,尤其是他对信仰,他对所做的事情的坚持与认知。举个例子来说,1923年,李汉俊就在武汉发表过关于‘女性解放’的文章,我看过后非常有启发。在那个时期他表示女性解放是要女性自己将自己从牢笼中推出来,女性自身要变强,当女性问题不再被人刻意提起的时候就可能达到了男女平等。”

  《1921》上映后,李汉俊的戏份给很多观众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尤其是牺牲时候的花絮视频,被反复传播观看。电影里的李汉俊被反动派枪杀,牺牲时血雾喷出,当那个清瘦的身影倒地的一刻让无数人都受到震撼和感动,但却鲜有人知道,这种身临其境的体验感是这样取得: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导演加大了火药的用量,导致爆炸时直接将保护演员的木板炸穿,袁文康在镜头前的疼痛反应都是真实的,拍完电影后背部满是瘀青。另外,李汉俊精通数国语言,为此,袁文康花了大量的时间学习英语、法语、日语,袁文康在开机前就开始学习法语,他专门请了一位法籍华人老师教学。疫情期间,每天只能通过视频上课。从音标开始一点点练习,说绕口令,直到能说一口标准的巴黎口音。他在思考、研究、消化过后,将人物本身的特点通过每一处细节传达给观众,诠释得丝丝入扣。以往,观众总认为主旋律电影离年轻人很远,袁文康在表演过程中越来越发现《1921》相对来说是非常贴近当下年轻人的,他表示:“100年前的这些年轻人,他们也是普通人,从事各个行业的工作,有做教育的、念书的、做工的,他们会聚集在一起开会,讨论国家的命运,就像创业的年轻人一样,希望自己将来能够做些事儿,和同伴们一起来做一件事,即使能走多远都没想,但会铆足劲坚持着把事做好,这些精神和经历,是相似的。”在他看来,《1921》也给现在年轻人提供了一个范本:“可能在你看来特别不经意的一件事,只要你坚持去做,可能也会影响到很多你身边的人。”

  【对话】

  对综艺会的东西比较少

  新京报:不拍戏的时候你一般会做什么?

  袁文康:旅行,阅读,其实做演员真的需要不断开阔自己的眼界,去各个地方体会不同的文化,增加见闻,这些都可以让你吸取养分,对表演也是有帮助的。尤其是一路上你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这些人对演员来说都是很好的范例,他们的一些神态和想法是可以用在类似的角色上的。

  新京报:似乎除了表演,你很少在综艺节目这些平台上露面?

  袁文康:哈哈,综艺不太会(笑),对综艺这方面确实会的东西比较少,还是想着先把自己的戏给演好,现阶段接戏还是想看好的团队、好的剧本、好的对手,这东西不能苛求,希望能尽量遇到心仪的剧组班底。

  新京报:在表演上还希望自己能取得哪些突破?

  袁文康:这几年,我仍然在不断钻研表演,也在找新的方式去尝试。就像现在感触很深的是电影表演与电视剧表演不太一样,需要花时间把某些角色的特质摘出来,比如大银幕会放大很多形态,所以有些电影表演的细节处理上,10分只能表现6分,这个尺度把握是很难拿捏的。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新京报摄影 郑新洽 【编辑:朱延静】

本文关键词:

本文来源: 八戒体育_官方平台-http://www.lujjj.com

网站地图
  • cba买球
  • 下注平台
  • 买球app
  • od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