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海泉开的灥喜锅被指抄袭怂火锅,热衷“割韭菜”的明星店为何总是翻车?

本文摘要: 胡海泉开的灥喜锅被指抄袭怂火锅,热衷“割韭菜”的明星店为何总是翻车?1分钟前 与三五好友围坐在一炉热辣翻腾的汤锅边,尽情享用自己喜爱的肉类青菜,热闹的氛围下,还可以随意谈笑。同时满足用餐需求和社交需求的……

胡海泉开的灥喜锅被指抄袭怂火锅,热衷“割韭菜”的明星店为何总是翻车?1分钟前

与三五好友围坐在一炉热辣翻腾的汤锅边,尽情享用自己喜爱的肉类青菜,热闹的氛围下,还可以随意谈笑。同时满足用餐需求和社交需求的火锅已经成为了大家最热爱的餐饮方式之一。

基于火锅受众广、运营易等特点,跨界投资火锅店的明星越来越多。而这些明星火锅店在明星效应的带动下,流量甚大。

然而火爆背后,这些明星火锅店经常 “翻车”。食品卫生方面,被曝出后厨卫生问题或是食品安全问题等,如包贝尔火锅店曾被曝用牛血冒充鸭血,薛之谦的上上谦所用餐具被检出大肠菌群等。门店装修方面,被发现门店设计抄袭同类其他店铺等,如此前郑恺的火凤祥被曝抄袭吼堂,最近胡海泉的灥喜锅被指抄袭怂重庆火锅厂等。此前,就曾有网友笑称,明星开店不是在翻车就是在翻车的路上。

又是火锅?为什么明星偏爱开火锅店

近年来,明星开店已经算不得新鲜事。从与娱乐圈关联较为密切的服装品牌、美妆品牌,再到投资少、门槛低、风险小的餐饮业,都是很多明星搞副业的选择。

根据RET睿意德中国商业地产研究中心的数据,61.7%的明星店为餐饮店。

而在餐饮业中,起步易、运营流程标准化、无须过多依赖后厨厨艺的火锅、烤肉、奶茶成为了明星开店的首选。

另外,火锅店是餐饮业中利润率最高的品类。据中国饭店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中国餐饮业年度数据报告》,火锅行业每平米营收为2.63万元,高于快餐业的2.5万元、正餐的1.02万元。另外,2019年的数据显示,火锅的毛利率和净利率高于正餐、快餐小吃、团餐等。

而且不同于其他餐饮人的兢兢业业、惨淡经营,自带流量与光环的明星一开起餐厅来就是红红火火。

这些自带营销基因的明星火锅店本就擅长于各类营销手段,更有明星名气的加成,其门店在开业期间都能在抖音、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收货大量的关注和点赞,像陈赫的“贤和庄”、郑恺开的“火凤祥”、邓伦的“火社老火锅”、杜海涛和吴昕合开的“辣斗辣”等,都可堪称火锅店中的“流量收割机”。

店铺“翻车”与明星无关?明星疯狂吸金却只是甩手掌柜

虽然有不少消费者冲着明星的名头前去相关店铺消费,但到了店铺“翻车”的时候,一些明星又多会以“无暇经营店铺”“并非实际决策人”为由撇清关系,又或是直接“装死”不作回应。

2017年,包贝尔所开“辣庄”火锅店被曝出用用牛血兑水冒充鸭血,随后包贝尔在道歉声明中称“辣庄是我参与投资的火锅品牌,我确实在日常管理中参与较少,对产品的监督不严及管理上的漏洞深感自责。”

2020年7月,吼堂老火锅创始团队指出由演员郑恺开设的火凤祥火锅店涉嫌抄袭其餐厅的文创设计,随后双方达成和解,其中吼堂老火锅在声明中称“经过沟通了解后才得知,郑恺先生非火凤祥的实际决策人。”

今年5月,有消费者投诉称在贤合庄火锅店点单了“农家五花肉”,上菜的却是调制五花肉,涉嫌虚假宣传。关于此事,贤合庄品牌合伙人陈赫并未作回应。

今年6月底,有消费者反映胡海泉的灥喜锅“像素级”抄袭怂重庆火锅厂,其logo形象元素、餐厅装修风格、摆设、口号、标语、菜品、员工衣着形象等与怂重庆火锅厂高度相似。6月29日,怂重庆火锅厂官方微博发布了相关声明,但胡海泉至今未作回应。

都说隔行如隔山,并不是所有明星都擅于经营,再加上还有其他通告,想要明星亲力亲为地运营餐饮店想必是不现实的。

所以,在实际运作中,多以专业餐饮公司加明星合伙人的模式居多。明星作为合伙人或者持股人为品牌站台引流,火锅店背后则有专业的团队操作和运营。

有不少的明星餐饮品牌是开放加盟的,如郑恺的火凤祥、陈赫的贤合庄,但其品牌旗下的加盟店与明星的联系就更远了。由此,在加盟店“翻车”后,如无较大影响,明星则多半不会亲自出面回应。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些数量众多的加盟店正是这些明星火锅店巨额利润的主要来源。时代数据整理的数据显示,明星火锅店加盟费多在四五十万。有媒体报道,沙溢的辣叁成烧菜火锅店的加盟费更是高达 70 万元,而小龙坎这类传统火锅餐饮品牌的省级中心店加盟费仅为 20 万元。另有媒体统计,拥有800家加盟店的贤合庄,公司靠加盟费、保证金等就可以进账超6亿元。

《消费者报道》记者曾以加盟商的名义拨通了灥喜锅的招商加盟热线,据工作人员介绍,参与加盟的投资预算不能低于80万以下,其中18万为加盟费用,2万为保证金,设备和装修是另外的价钱。另外,公司运营团队可以帮助邀请美食大咖探店,但这个也是要另外收费的。

品牌加盟费中包括了明星的肖像使用权,但明星本人所能提供的服务极其有限。据工作人员介绍,胡海泉会协助在店铺开业前十天为门店拍摄开业视频,发在抖音等平台上。如果店铺可以做到本地美食排行榜第一,有机会邀请胡海泉本人亲自到店,但此项不作包票。

据灥喜锅的招商计划书,以入座率按70%核算,旗舰店翻台率达4.5,月均毛利率为60%。另外据工作人员介绍,其杭州门店月毛利润率为63%,纯利润率为41%率,各地方门店回本时间在三个半月到五个半月。

灥喜锅招商计划书

工作人员介绍内容截图

而根据中国火锅企业Top1海底捞的数据,2020年海底捞门店餐厅的翻台率为3.5次/天,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上调至4.5至5次;海底捞的净利润率2019年是20%,2020年上半年是-9%。另外,中国火锅企业Top2的呷哺呷哺净利润率平均在10%左右。相比之下,这些明星火锅品牌加盟计划书中的数字实在丰厚得叫人难以相信。

今年6月,#国内多家贤和庄倒闭注销#的消息曾引起网友热议。虽然后续品牌方法严正声明辟谣,但确实有门店开业不到半年就倒闭,其负责人表示门店开业后“火爆只持续了一个月”,利润率太低,再继续下去只能是亏本。虽然有明星流量加持是好事,但只怕是过眼泡沫,投资加盟还需多加考量。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接受《消费者报道》采访时表示,“明星开店,由于有明星光环的加持,自带流量,因此品牌的发展速度非常快,尤其是加盟这一方面。但在初期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埋下重重隐患。”

朱丹蓬表示,明星开店大多只是出一个名,追求短期经济效益,由于没有实际的餐饮行业经验,很多配套往往跟不上脚步,比如人员、设备、服务、管理等,收费高、服务品质差、饮食质量不过关等,成为最常见的问题,不时爆出有明星餐饮店抄袭、经营不善关闭门店。“明星盲目跨界餐饮行业,无论是对明星自身、加盟商还是餐饮行业而言,都会带来很不好的影响,也不利于餐饮行业的健康发展。”

又见抄袭?品牌维权难,餐饮行业抄袭、山寨现象成风

哪里火就抄哪里,以模仿的名义行抄袭之举,逐利者盲目跟风是很多山寨店铺出现的原因之一。但明星开店也一而再出现这等现象,直叫人觉得明星在捞钱之余未免太不爱惜羽毛。

去年7月,“郑恺火锅店抄袭”登上微博热搜,吼堂老火锅发文称艺人郑恺所开设的宁波火凤祥鲜货火锅的设计风格及装修方式涉嫌抄袭吼堂老火锅。随后,火凤祥的声明表示“确实借鉴吼堂老火锅的设计与理念”,并将进行整改。

今年6月底,由胡海泉代言的灥喜锅潮牌火锅被指出疑似高度模仿怂重庆火锅厂。从怂重庆火锅厂官方微博提供的图片素材来看,灥喜锅的装修风格、摆设、口号、标语、菜品、员工衣着形象等与怂重庆火锅厂高度相似。

天眼查显示,作为灥喜锅运营主体的星盟造食(杭州)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1月21日,法定代表人为睢宏江。通过股权穿透显示,明星胡海泉通过间接持股的方式拥有该公司股权,持股比例约为5.4%。

图片来源:天眼查

据灥喜锅工作人员介绍,目前灥喜锅共有7家门店,皆为品牌直营店。相关宣传页面也显示,胡海泉为该品牌联合创始人。不过截至发稿前,胡海泉未对此事作回应。

对于此次爆出的胡海泉参股的“灥喜锅”抄袭“怂火锅”事件,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灥喜锅的logo形象元素、餐厅装修风格乃至纸杯三件套都和怂火锅高度相似,与郑凯开的火凤祥火锅店抄袭程度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餐饮是一个重体验的行业,需要餐饮企业给顾客提供更多的附加价值,尤其在火锅餐饮的经营中,装修、风格概念等设计在经营中的作用非常重要。因此,抄袭对正牌企业的伤害也特别大。”朱丹蓬表示,面对被抄袭,正牌企业维权往往需要付出较高的时间成本,要取证、请律师、打官司,成本和收益难成正比。

类似火凤祥、灥喜锅的抄袭行为如果不能得到有效制止,将对整个餐饮行业生态带来巨大打击,对真正花大力气进行行业革新的企业也很不公平。而这也将导致无人愿意去创新,都去简单地模仿抄袭,对行业健康发展十分不利。

据了解,怂重庆火锅厂为九毛九集团布局火锅赛道的一个全新品牌。作为该集团的战略品牌,怂重庆火锅厂2021年将在全国范围内开设门店。

此前,九毛九集团旗下太二酸菜鱼品牌也曾遭到抄袭。2020年,广州太二餐饮连锁有限公司发现天河区石牌太七酸菜鱼店在天河北路经营与其相同业务的酸菜鱼餐馆,并认为太七酸菜鱼使用了近似品牌标识并仿冒装潢,造成相关公众混淆,侵害了其商标权并对其构成不正当竞争,因此向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提起诉讼。经审理,法院认定被告太七酸菜鱼使用与原告经营的太二酸菜鱼餐厅近似的装潢构成不正当竞争。法院判令太七酸菜鱼停止侵权,并赔偿太二公司30万元。

实际上,对品牌店铺的装修风格、logo元素、形象设计进行抄袭,是一种侵权行为,主要违反了《民法典》《著作权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的规定,知名法律博主“@谈典看法”、四川矩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郭小明介绍到。“一般来说,这类文创型的餐饮企业,是以文创、美术作品、独特的装潢设计方案等来综合呈现它的风格,要通过法律维权的话,多是以侵犯著作权、不正当竞争等为由进行起诉,如果官司能打赢,法院会判抄袭方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当然,这需要充分的证据,比如装修设计原图、文创、美术作品版权证明、店铺投入运营时间以及火锅店的知名度、影响力、因被侵权导致的损失等。”

郭小明认为,目前抄袭现象严重,一方面是因为不少品牌商版权意识差,没有更好地从法律角度做好知识产权保护;另一方面,由于要证明抄袭,对证据的要求比较高,现实中举证也比较难。很多时候,被抄袭者无法证明自己的品牌风格具有独创性,而且诉讼成本也比较高,周期长,到头来能够得到的赔偿也不高。

在朱丹蓬看来,餐饮业作为最悠久的传统行业,已经全面进入品牌竞争时代,知识产权作为无形资产已在整个品牌资产体系中占据首位。而当前,类似灥喜锅抄袭侵权事件,在国内餐饮行业可谓层出不穷, 鲍师傅、蒙自源、鹿角巷都曾深陷被抄袭的风波,知识产权保护已迫在眉睫。对于抄袭的餐饮企业,相关部门也应该加大打击力度,切实保护好致力于行业创新发展的正牌企业。

本文关键词:

本文来源: 八戒体育_官方平台-http://www.lujjj.com

网站地图
  • od体育
  • cba买球
  • 下注平台
  • 买球app